炎症性肠病(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IBD),包括克罗恩病(Crohns diseaseCD)和溃疡性结肠炎(ulcerative colitisUC),原本在欧洲和北美高发(发病率高达10-30/10万),并被认为与西方生活方式密切相关。但是,近20年来,由于饮食习惯、生活节奏以及环境的改变,我国CDUC的发病率逐渐升高(初步的资料显示中国IBD的发生率约3-5/10万),目前已成为我国消化系统疾病中的常见病。更重要的是,CDUC多始发于青少年,会严重影响CDUC患者的生长、发育、生育以及学习、工作和生活,对患者、家庭及社会会产生严重的后果。

CDUC的诊断目前没有金标准,必须在排除其他疾病(包括肠道淋巴瘤、肠道结核等)的基础上才能够确诊,有时可能还需要经过试验性的治疗或较长时间的观察才能够确诊,因此,CDUC是目前临床医学最有挑战性的疾病。

尽管近年来不断有新的药物对CDUC有良好的治疗效果,如果治疗及时、合理,大部分CDUC患者可以向正常人一样生长、发育、生育以及学习、工作和生活,但是,目前仍然无法治愈CDUC,而且随着病情的逐步进展,CDUC患者会出现消化道的结构和功能障碍(包括消化道狭窄、梗阻、穿孔、癌变以及肛周窦道、瘘管及脓肿形成),具有致残性,严重损害的患者及其家属的生活质量。

由于CDUC诊断和治疗的复杂性、长期性、周期性及致残性,CDUC患者及其家庭要长期承担巨大的生理和心理上的痛苦。不仅如此,由于CDUC诊断的复杂性和长期性,CDUC诊断和治疗花费巨大。在中国这样的环境中,由于治疗CDUC的主要药物为尚未纳入国家医保范围的生物药物及其他药物,这些药物的长期应用以及成为巨大的经济负担。据目前的初步资料,中国中产以下的家庭如果有一人患上CDUC,都会破产。

因此,CDUC不仅是一个巨大医学难题,而且也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。

10年来,因应我国CDUC的严峻形势,我国医学界在CDUC的基础研究和临床实践领域均逐步开展了大量开创性的工作。

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消化科作为国家教育部重点学科、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重点专科,在刘思德主任及全科大力支持和帮助下,由李明松教授牵头,于2012年成立了IBD专科门诊和专科病房,对CDUC实施了兼具规范化、系统化和个性化的精准诊断和治疗,并开展了一系列基础和临床研究,尤其是将消化内镜及其相关的染色、放大和超声技术广泛应用于IBD的诊断和治疗。5年来,成功诊断及治疗了3000人次CDUC患者。

为了更好地开展IBD工作,保证相关工作能够持续和有序地进行,并进一步基于我科目前的特色和优势,建设国内外一流的IBD诊疗中心,我们强烈希望有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参与,从人力、物力和财力上对UCCD的诊断和治疗上予以强有力的支持。其中一个重要内容就是与政府及社会各界联手,成立IBD公益基金,利用政府和社会的力量,对不幸罹患CDUC的患者及其家庭伸出援助之手,这对于罹患CDUC的患者和家属来说不是锦上添花,而是雪中送炭,是救人于水火。